友希那♡

冰川日菜

西木野真姬 生日快樂
Happy birthday——!

删了一堆黑历史。要好好写了[bu]

这个月目测要完成的:彩蛇车、海鸟或者南黛一篇爽文。妮姬的津岛如果有时间也会写的!![吐槽下我个人很喜欢这篇…]

[彩蛇]地平线

*奈奈视角。

我與彩希十指相扣。
她的手指指尖透著點冰涼。

我蹙起眉梢來對她嗔怪並輕捏了下她的鼻尖。彩希便嘟起她那粉嫩嫩可愛的嘴來露出副讓我受不了的表情。我總會先是無奈地歎口氣再流露出溫柔過頭的神色輕揉著彩希的腦袋。

彩希便會彎起她那好看的眼眸來。塗抹著唇膏的嘴唇咧開抹可愛至極的笑容。
她猛抱住我的身軀。將急促的溫熱呼吸拍打與我的臉頰上。用柔軟的几縷髮絲蹭過我的脖頸。

她毫不羞澀地對我表示著愛意。她說。我好愛好愛你啊。岡田、岡田、yuu。
悸動如百般心緒紛擾的蝴蝶一般。
害臊的戀愛魔法在心中綻放開來。
彩希就像薔薇一般。散發著令人麻醉的甘甜。並吸引著我。

隨後我便與她擁吻。在飄落的雪花、在如水般的月色、在此刻空無一人的街道接吻。

我與她的接吻技巧都生澀過頭。
我與她的舌頭交纏著。彩希抓緊了我的手臂、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我看著彩希似乎快缺氧時才不捨地鬆開她。

彩希的臉頰竄上點來少女羞澀的粉紅。她依靠于我的懷中並緩閉上眼睛。她的臉上仍不退那份滿足的笑意。
她再次與我十指相扣。

接著我們便上了床。背著所有人。
在黑暗的房間內、在潔白的床單上。
我用吻褪去她的襯衫。與她一點也感覺不到羞恥心地交合著。
她帶著點泣聲抱緊我的背部。她的雙眸裡充斥著對我的愛意以及我模糊的身影。
她不穩定地吐出幾個字眼。她說。我愛你。我好愛你啊。yuu。

完事后彩希便將腦袋靠在我的肩上。
她柔軟的墨色髮絲與我的髮絲相貼。
她的眼裡此刻因月光的照射好似在閃閃發亮般。她毫不羞澀地在看不見人的地方緊緊地握住我的手。

她說。我們不會分離。

我說。我愛你。我好愛——。

我哭了。跟小孩子一樣哭了。臉頰因為淚水而被弄得黏糊並且一點兒也不舒服。我好像被她禁錮住脖頸一樣說不出話來。只能感受到帶著溫度的淚水不停地從我眼裡湧出。

我愛你。我好愛你啊。彩希。

但我們永遠也無法越過這條地平線。

[渴望從心底傳達給你的這份愛意
現在只化作的淚水的酸澀罷了。]

[彩蛇]Kiss

村山彩希雙瞳裡打轉著淚。
她打心底里觉得冈田奈奈是个笨蛋。

她眼角如沾染上點顏料般粉紅。身子隨著哭聲而不穩定地抽動著。她哭哭啼啼地從嘴裡吐出幾個聽也聽不清楚的字眼。岡田奈奈便從袖中抽出手絹輕柔小心地擦拭去她眼眶裡滲出來的淚花。

村山彩希耳尖染上点殷红。她随即她便如玻璃被瞬間給震碎般又咬緊下唇嗚咽起來。口中因壓抑哭聲而發出如貓叫般的甜膩聲音。

[好啦…不要哭了。]

岡田的手指穿過村山几縷柔軟髮絲。
她轻蹭过耳垂並如揣摩艺术品般的滑至村山彩希的唇角。
她启齿从唇間溢出柔情充斥著羅曼蒂克愛意的但卻又是笨拙而不熟悉的安慰話語。

村山彩希垂眸如裝滿星辰般的瞳孔仍是毫不掩饰地掉着眼泪。
冈田将村山额前被汗水所给浸湿的墨黑发丝挑开。撇过脸去支支吾吾红着脸吐出句话来。

[再哭我就要亲你了哦…。]

急流岩上碎,无奈两离分。

早晚终相会,忧思情愈深。

[彩蛇]不經意的吻

*很短。


岡田奈奈將米飯配著生菜一同塞入口中。

她咬著吸管往杯中的飲品吐氣。使棕褐色的汽水發出怪聲與氣泡。

她將最後一顆的冰塊塞入口中硬嚼著。

她似乎裝作是在進行食用最後的點心。偷將眼神往對面加快進食速度的女孩臉上打量著。

她將米飯配著醬油一同放入口中。
對方看樣子應該是進食完畢。
自己也只能是顧不上形象了。

在指尖稍碰到紙巾時。她不知為何輕靠過來。

[這裡…沾到了。]

她舔舐去女孩嘴角不慎沾上的飯粒。

並偷偷留下個如點水般輕柔冰涼的吻。